Art school
斯文在焉--中国画的传统与反传统
发布日期:2019-03-02 14:37:39
来源:陈玉圃官网
浏览量:143
分享到:

目录

丛书序

绘画的传统与反传统

笔墨和画理

气韵生动

绘画欣赏


导言

确立价值观和审美观的重要性

《书》云:“克昌厥后,斯文在兹。”子孙昌盛兴旺的关键在于文化命脉的传承和发展。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文明,至今依然延续着旺盛的生命力,显然跟我们尊重文化的传统有很大关系。因此,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最终更要体现为中国民族文化的复兴。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创造了经济发展的奇迹,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同时国民素质也不断提高,精神生活的健康和文化品位的需求日益成为我们进一步建设国家、民族复兴的首要任务,重新认识、理解和传承传统文化,建设美丽家园是我们中国人共同的理想。

我们并不反对和抵触西方文化中的优秀因子,但生于斯,长于斯的文化血脉更需要本土文化的的滋养,我们应该敞开胸怀面对不同文化的交流,甚至应该容忍学术领域中的文化碰撞,但我们却应该有一个非常清晰的理念认识:我们中国人必须走中国文化的道路,而非模仿或者接受西方文化模式。这并不是强调不同文明之间的矛盾,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至今在预言世界危机方面还缺乏实践上的例证,而是客观地认识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用唯物主义的观点来证明中国文化建设不能脱离广大人民的根本精神需求,它是一个大众文化的事业,而不是所谓的“精英文化”的建设。学以致用,任何脱离了民众基本伦理和道德需求的文化建设都不符合“中国梦”的文化理想。

我们也不必讳病忌医,讳言在艺术建设领域中,长期存在一种现象,就是更注重艺术家是否获得过国外的大奖,是否在国外举办过展览,是否得到过国外政要名人的接见等等,艺术家成了交际家,艺术成了商品,评价一种文艺样式的成功与否以市场价格为标准等等,这种经济利益挂帅的文艺思想既不能脱离我们强调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大环境,也跟我们长期以来忽略了价值观和审美观的培养有很大关系。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今天面临有史以来最富裕的时代,重新确立中国文化的价值观和审美观在文艺建设中是重中之重。

首先正确的价值观和审美观是认知传统文艺的基础。习近平主席让我们去读历史,从中国自身历史中去寻找未来生存和发展的智慧。具体到文艺领域的建设,就是在继承传统文化精神内涵的基础上发展和完善文艺样式,使之服务于人民群众的精神需求。5000多年以来,中国人不断完善着自己的文化道德标准,并且以此来审视和重建我们的文明。许多古老文明,例如古埃及、古罗马、古希腊、古玛雅、古印度、古两河流域文明等等,都已经灰飞烟灭了,目前只能存在于历史博物馆,或者遗迹之中,只有中国文明还存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并且愈发显现出其顽强的适应力。这不能归功于我们的道德和伦理为核心的价值观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无论社会怎么变化,人民对于幸福生活的渴望和父母兄弟的孝悌之情都没有变化,任何违反这个根本原理的文艺样式,尽管在纯技法的领域或许达到了很高的境界,我们也会选择性的抛弃。“人品决定画品”之所以成为历代以来判断艺术价值的根本原则,其文化基础就在于此。

“中国梦”的本质就是人民的梦,那么人民向往的幸福美满就是这个梦的主题。国家基层的文化干部直接面对着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需求,应该注意到一切文化艺术样式的创作和宣传都应该围绕这个主题展开。人民幸福美满了,国家的繁荣昌盛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两者紧密结合,不可分割。我们不能被西方文化艺术的标准所迷惑,以为艺术和文化发展、人民群众的需求没有关系,从而丧失了正确引导群众树立正确价值观和审美观的机会。

其次,正确的价值观和审美观是正能量,可以促使所有人团结在一起,共同建设美丽家园。孔子说:“德不孤,必有邻。”人类共同的情感基础是相通的,文艺作品中的人类普世价值观往往能透过表面感染不同种族、不同年龄的人。事实上“中国梦”的根本目的如果是让人民过生幸福的生活,那么它必然也具有“世界梦”的本质,所有人都有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中国文化价值观和审美标准是宽容和中和的,它不具有强烈的排他性,为所有热爱和平和自由的人所珍惜,这是我们团结其他国家的各级人士的一个有效途径,同时也是扩大文化影响力,提高国家话语权的有益补充。

在文艺领域中,正确的价值观和审美标准可以为我们团结一切有生力量,服务于我国的文化建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曾经丧失了对中国文化的信心,对西方文化产生了膜拜意识,从而使我们对文艺样式的理解过于“西方化”,孔子说“过犹不及”,西方文艺样式的主流之中,更多的是赞美真、善、美的伦理价值,而那些反伦理的文艺样式并不多见,也不为西方社会主流所接受,则为什么我们却将那些西方主流社会都鄙弃的文艺奉为圭皋呢?在文化战场中,西方,尤其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持一些文化团体或者个人在敌对国家发展那些容易造成价值观混乱的文艺样式,他们比谁都明白“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道理,混乱我们的价值观,混淆是非的审美观一旦泛滥,我们的文艺作品中必然充斥着黄色、暴力和颓废的“三俗”精神。这些作品迷惑人民的心智,混乱人民的心性,摧毁我们的伦理道德底线。长期以往,我们就会失去可以信赖的朋友,中国的发展也不会有更美好的未来。

第三,正确的价值观过审美标准是提升民族文化自信和自尊的保障。文化的发展离不开自信和自尊,任何民族要独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没有自己的文化成就,引以为自豪的文化结晶,很难团结其他民族的人,共同服务于文化的完善。一些落后的民族虽然可以武力征服比较文明的民族,但因为文化上没有足够的抵抗力,往往会被先进的文明同化,最终落得民族消亡的境界。文化自信和自尊来自于文化的完善,来自于广大民众对其的无条件热爱。作为政府机构,我们更应该把握其中的关键,抵制“三俗”,弘扬主旋律的文化精神。文艺样式的形式并非不重要,但形式要服务于文化内容,甚至文艺样式的内容也可以忽视,但文艺样式产生的影响一定要是正面向上的。否则,我们的文化机构就是失职。当然了,文化的认识往往是经过历史的沉淀和人民群众的选择才能成为民族的共同价值取向。我们不可能借助于行政的权威而指定一种价值观让民众服从,这样做的结果往往会适得其反。

文艺战线的很多基层干部并没有很强的专业知识,但是在大是大非的道德操守方面,他们其实都比较清晰和肯定地支持那些具有传统文化价值观的文艺作品,因为在广阔的文艺基层,人民对于文艺的需求既简单而且实惠,他们希望文艺作品能激发整个社会的正能量,促进和谐美好的气氛,引导我们整个民族健康幸福地发展。

把“斯文在兹”改成“斯文在焉”,一是因为“焉”在现在读音中有元音,读起来比较向上,有朝气。更主要的原因是作为一个文艺平台,她最重要的任务是为文艺干部提供一些不同的文艺形式,方便他们在将来工作的时候顺利推行正确的价值观和审美观。

陈玉圃先生是卓有成绩的艺术家,他对于中国绘画的理解和实践是被业内人士普遍认可的,这跟他一直坚持传统文化的学习,传统道德的培养有很大的关系。他从几个方面为我们展示了中国绘画的丰富多彩。首先他讲了绘画的传统和反传统,涉及到正确的价值观和审美观的确立,指出只有在正确的价值观,审美观的引导之下,艺术创作和艺术欣赏才有价值,否则必然会落入顽空的状态。其次他讲了中国绘画的创作,具体到笔墨和构图等技法的实践,进一步落实正确价值观和审美观的重要性。第三他从“气韵生动”这个命题上阐释了绘画理论和实践统一的关键,为年轻画家的艺术学习提供了宝贵的经验。第四他从绘画欣赏的角度为艺术理论和实践的落实提供了佐证。

为比较忠实地反映当时的演讲实况,本书采用的是记录体,在具体需要解读的地方我们又进行注释,这也方便读者阅读和理解。


又序:

我看我的官网、发现斯文在焉的序、对于我不用在兹、而用在焉有,牵强附会!去我本意甚远!也从没问过我、现在我说明白点:我认为斯文是人类社会的灵魂、是人生之大道、是绘画艺术之道……她不仅在兹、在彼、而是遍一切处、无所不在!是故我不想使之拘于一偏、所以不用兹(此)、而选一个语气助词、直接说:斯文在!如果书还没有定稿、可以修正一下、以免引起後人误会。